【期刊信息】 Message
刊名: 文学遗产
Literary Heritage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周期: 双月
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开本:大16开
ISSN:0257-5914
CN:11-1009/I
邮发代号: 18-266
复合影响因子: 0.547
综合影响因子: 0.263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文学遗产
创刊时间:1980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争鸣 >

应从主体方面去理解人的认识

时间:2020-09-11 10:52:00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中就明确指出:旧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事物、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这就告诉我们,要认识客观事物,首先应该去寻找人类认识的原始动因和认识选择性的主要依据。为此,需要到主体自身的欲望、需要、情绪、情感、兴趣、爱好等要素中去寻找。而人类认识的成功与否,又和人的理想、信念、意志等介于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的诸多心理因素密切相关。再则,科学技术的革新、文学艺术的创作,也都离不开联想、想象、直觉、灵感和潜意识这些认识形式。可见,要从理论上深化认识论的研究,发展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就必须全面、系统、深入地去研究参与人类的认识及实践活动的理性和非理性的要素、认识形式及其相互关系。

  为了阐明马克思关于应“从主体方面去理解”人的认识这一辩证的认识论思想,我认为首先应阐明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人的主体性既体现于理性认识,也体现于非理性认识。人是地球上迄今为止已知的最高级的智慧生命。在划分人与动物相区别的诸多标准中,被人们认为最主要的就是“人是理性的动物”(亚里士多德语)。因为有理性,人能够自觉地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使客观世界逐渐按照人的需要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这个认识虽然是正确的,但却是不全面的。因为这只看到了人类高于动物的一面,却忽略了人类还有源于动物的另一面。人类从动物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那些自然的、本能的生理、心理要素,总是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人类自身的生产、生活,也影响着人们的认识能力,进而影响人们对客观外部世界及其自身的认识。这就是说,人类的认识除了理性的一面外,还有非理性的另一面。因此,我们要想全面地把握人类的认识活动和认识能力,就应该全面地去考察人的认识结构、认识能力,以及影响人类认识的那些客观存在着的生理的、心理的和社会历史的诸多要素,研究这些要素在人的认识过程中所产生的正面的和负面的影响。

  第二,人的认识是知、情、意的综合性活动。没有理性的认识是盲目的,没有非理性的感情和意志参与的认识则是僵化的。因此,科学的认识论不仅要研究由感觉、知觉、表象和概念、判断、推理等要素构成的具体的认识过程,而且也应该研究那些参与人的实践和认识活动,能够影响、调节人的实践和认识活动的情感、意志、直觉、灵感和潜意识等各种非理性要素及非理性认识形式。在认识活动的知、情、意三要素中,除了“知”属于理性范畴,“情”和“意”基本上都属于非理性的范畴。“知”与智相通。智力问题,人们早有研究,譬如作为测量个人聪明才智标准的量度概念,“智商”(IQ)的研究已有近百年历史。到20世纪90年代初,作为测量人的“情感智力”量度概念的“情商”(EQ),也进入了学者的视野。这一概念的提出,极大地拓宽了人们对认识论研究的空间。近年来,人们在不断反思以往认识论理论的基础上,逐渐地认识到意志在实践和认识活动中的作用。实践证明,在实践和认识活动中,意志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也应把它纳入认识论研究的视野。

  第三,关于传统理性主义认识论的局限性。传统理性主义认识论认为,人们能够运用概念、判断和推理等逻辑形式来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这种认识论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其一,是在人们运用概念、判断和推理等逻辑形式的认识过程中,必然会扬弃大量次要的、无关的和表象性的信息,力求集中掌握事物的本质特征。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忽视事物的各种独具的个性。同时,在判断和推理过程中,有时会因为概念的歧义而产生错误,或因推理的前提已包含在结论中而不能发现新知识。而且推理的可靠性,又必须以前提的可靠性来保证。其二,就是它忽略了事物的可变性和历史性。人们在认识过程中使用的概念,是对事物的相对稳定的抽象,它不能充分反映事物变化的那一面,不能反映事物的发展和历史状况。例如,在进化论产生之前,人们根据既有的认识,就不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猴子,不相信猴子会变成人。其三,表现在一定的认识结构或思维模式的消极作用中。一定的认识结构,是在以往认识过程中形成的逻辑结构内化、沉淀和凝结成的人们的心理结构,它必然带有特定时代的烙印,容易导致一成不变的思维定式。

  第四,应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非理性认识。在当代哲学中,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及其对理性主义思潮所构成的挑战,使非理性问题凸显在人们面前。如何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深入地研究非理性问题和非理性认识论,实乃当今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之必需。现代认识论认为,人的认识是多层次、立体型、网络状的。受西方传统理性主义的影响,我们以往的认识论大多只重视研究宏观层面的理性认识,而忽视对中观和微观层面的非理性认识的研究。为了弥补以往认识论研究中的缺失,我们应该很好地借鉴和汲取当代心理学、脑科学、神经生理学、儿童心理学等具体科学的相关研究成果。这些具体科学从不同角度与层次考察了各种非理性要素和非理性认识形式,科学地阐明了人类认识的微观机制和内部过程,而这正是目前认识论理论体系中的薄弱环节。如果把各门具体科学从非理性视角所研究的成果,有借鉴地吸收到认识论体系中来,无疑将有利于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认识论。


上一篇:农业合作化助力乡村振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