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信息】 Message
刊名: 文学遗产
Literary Heritage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周期: 双月
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开本:大16开
ISSN:0257-5914
CN:11-1009/I
邮发代号: 18-266
复合影响因子: 0.547
综合影响因子: 0.263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文学遗产
创刊时间:1980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争鸣 >

拉美左翼对新自由主义开展新批判

时间:2020-08-27 10:46:00

\

  从目前情况看,智利一直是拉美地区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样板,而委内瑞拉则是该地区反新自由主义的旗手。近段时间,包括智利和委内瑞拉在内的许多拉美国家相继出现众多社会治理问题,有的甚至陷入不同程度的国家动荡和政权危机。基于此,对拉美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

  反对与支持新自由主义的较量从未停歇

  新自由主义和反新自由主义两种力量在拉美地区的较量从未停歇。20世纪80年代,为克服经济危机和化解发展难题,拉美国家普遍进行新自由主义改革。在稳定宏观经济方面,奉行新自由主义的一些拉美国家通过改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未实现总体性的预期目标,且产生一系列严重负面效应。其中,贫困问题加剧、贫富分化加重、社会矛盾激化引发了人民不满情绪的增加,不少国家因此发生严重社会冲突,导致政府倒台。90年代后期,拉美各界开始深刻反思新自由主义改革,出现了各种反新自由主义的思想。社会各界重点批判新自由主义完全放松对国内市场保护、放松对战略性资源性部门控制、放任贫富差距扩大等。而为消除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消极后果,一些国家左翼执政党提出放弃新自由主义,尝试探索替代新自由主义的新发展道路。

  虽然新自由主义遭到批判,但20世纪90年代乃至进入21世纪以后,拉美地区一直存在两种基本发展模式和政策取向。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左翼政党执政的国家,尝试寻找替代新自由主义方案,试图通过国家干预主义倾向的改革,消除新自由主义弊端。这些国家的执政者提出放弃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走可持续和更加公正的发展道路。巴西、阿根廷、尼加拉瓜等国的左翼执政党也曾公开表示反对新自由主义模式,但这些国家的反新自由主义政策随执政党轮替有所中断,甚至反复。与此同时,部分拉美国家则坚持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方向。作为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样板,智利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方向未发生过本质性改变。20世纪90年代后秘鲁、哥伦比亚历届政府也基本遵循自由主义政策,没发生过根本性政策转向。像阿根廷、巴西、厄瓜多尔、墨西哥等国家的政府,在一定时期也执行新自由主义倾向的政策,但基于国际情势和国内利益格局的变化出现了反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有一定程度的纠正和调整。

  当前拉美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再度引发争议

  在即将进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之际,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再度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

  近段时间以来,拉美右翼势力“回潮”,持续冲击该地区的政治版图。在2018年后新一轮选举周期中,拉美左翼力量继续走低,拉美右翼势力在智利、哥伦比亚、巴拉圭、危地马拉、乌拉圭、巴西等国上台执政,“左右共治”的天平进一步向右倾斜。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左翼执政党遭到地区右翼力量围攻,处境愈加艰难,而玻利维亚左翼执政党甚至被迫下台;在乌拉圭连续执政15年的左翼广泛阵线失去执政地位。这种拉美右翼势力“政治回潮”的冲击,必然导致素有亲新自由主义倾向的拉美右翼政党,在上台执政后坚定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使得相关国家左翼政治力量被迫寻求应对之法。

  执行新自由主义政策未能消解政治困局,却引发新争议。进入2019年,反新自由主义的抗议运动在拉美地区不断蔓延。中美洲的洪都拉斯爆发社会抗议活动,反对医疗和教育私有化改革,迫使当局承诺停止改革。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海地,社会抗议造成数十人死亡,并引发政治危机。在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和智利,因新自由主义政策倾向,政府所进行的社会经济政策调整未能解决国家和社会当前的困局,进而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相关国家被迫取消或延缓拟出台的国家发展改革计划。可以说,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当前拉美不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亦如,巴西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取向,并未得到广泛支持且引发了社会的强烈不满。拉美地区频发的抗议活动使局内人和局外人都在反思,缘何执行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了更加严重的社会阻滞,在无法变更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情况下,如何修补新自由主义政策成为拉美政坛关注的焦点。

  当前新自由主义政策凸显出的脆弱性,是引发深度社会关切的重点。拉美新自由主义的一个基本逻辑是,社会贫困将随经济增长而减少,社会贫困消除是经济增长的必然结果。因而,新自由主义的各项政策设计,均以加快经济增长和提高经济效益为核心。在历经近20年经济滑坡和起伏不定后,2003年以来拉美走出“增长乏力”困境,实现了长达十年的强劲增长;在新一轮增长周期中,拉美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均有快速增长,中间阶层壮大,贫困率降至历史低位。但贫困下降和中间阶层壮大,主要是经济增长的自然结果,在接近贫困线的人口迅速脱贫后,那些大量“核心贫困人口”却很难摆脱贫困。2014年之后,拉美经济持续下行,贫困人口出现反弹,已脱贫人口返贫,甚至出现“中间阶层”贫困化现象。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局限性在经济下行期间凸显,引发人们对新自由主义政策脆弱性的关切。

  拉美左翼在批判中探寻替代新自由主义新方案

  拉美左翼政府、左翼政党、左翼领导人、左翼知识分子,积极寻求应对拉美右翼势力增长和新自由主义回潮的对策,在对新自由主义展开持续反击和批判的同时,继续探寻替代新自由主义的国家和社会发展方案。

  批判和揭露新自由主义的本质和缺陷。拉美左翼学者结合地区政治变局,批判新自由主义的本质,继续探寻新自由主义的替代方案。墨西哥学者阿克尔曼认为,尽管拉美右翼在一些国家赢得大选,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该地区处境越来越艰难,越来越失去效率。阿根廷左翼学者博隆认为,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已处于垂死状态,智利、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等国家的民众抗议本质上是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持续不断的民众抗议,改变了拉美发展的方向,新自由主义再也不能复活,人们不再相信新自由主义是指引拉美通向民主、自由和社会公平的道路。秘鲁左翼政论家贝拉埃斯认为,拉美反新自由主义的斗争已经崛起。新自由主义曾被认为是通向经济增长的唯一道路,但目前已在拉美退潮。所有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都在突然爆发的社会抗议面前束手无策,民众的抗议揭穿了新自由主义模式的神话,使其缺陷暴露无遗。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致命缺陷是加剧财富集中化程度,经济增长的利益未由各社会阶层合理分享。新自由主义造成中间阶层贫困化,穷人失去获取福利的途径。阿根廷政治家埃耶尔认为,全球新自由主义就像抽水机一样,把大多数人的财富榨干,将其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拉美左翼力量举行各式活动支持仍在执政的左翼政府。近期委内瑞拉等左翼政府自身遇到诸多治理难题,执政难度加大,同时还遭到美国和拉美右翼势力的围攻。拉美左翼力量把声援和支持左翼政府,作为回击新自由主义回潮的重要方式。亦如,2018年12月以拉美左翼国家为主体的“玻利瓦尔美洲联盟”峰会,声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政府,并要求美国取消对古巴的封锁等。2019年5月该联盟政治委员会会议的主题是声援和捍卫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支持委内瑞拉反对美国干涉,声援和支持古巴反对美国封锁。2019年7月,在委内瑞拉举行的第25届圣保罗论坛通过最终声明和多项决议,谴责美国对委内瑞拉、古巴等国的制裁,声援委内瑞拉政府。墨西哥劳工党2019年4月主办第23届“政党与新社会”国际论坛,与会代表一致声援委内瑞拉政府,反对美国对古巴的封锁。2019年2月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巴拉圭、乌拉圭6个南美国家共产党发表共同声明,谴责美国和拉美右翼政府对委内瑞拉的封锁和制裁,反对军事干涉委内瑞拉的任何企图。2019年4月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的共产党举行会议,谴责帝国主义对拉美特别是对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的干涉和侵略行为,重申支持古巴革命,谴责帝国主义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威胁和干涉。2019年11月拉美政党常设大会也通过声援古巴反对美国封锁的声明。

  批评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拉美左翼力量认为,新自由主义在本质上具有掠夺性,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方式,是掠夺和侵略的手段,是掌握在金融资本主义和投机者手中的工具,是野蛮资本主义最坏的部分,是继续深化民主的障碍。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的共产党强调,近20年来拉美地区奉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没有解决劳动人民面临的各种问题。拉美地区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被强加的,有利于资产阶级和垄断,侵犯了劳工、农民、原住民、妇女和青年的权利,他们的生活条件持续恶化。智利共产党议员巴列霍指出,在新自由主义主导下,几十年来拉美保守势力一直反对民众的变革要求,致使民众受到不平等和不公平待遇,社会矛盾不断积聚,致使大规模危机难以避免。阿根廷共产党领导人认为,拉美地区的资本主义越来越具有侵略性,为了维护自己的长远利益,不惜削弱国家的作用,对国家主权缺乏基本的尊重,加剧了劳动者条件的恶化。在拉美左翼眼中,拉美右翼势力和资本主义代言人,把是否有利于自己作为唯一标准。而在拉美右翼势力眼中,有利于资产阶级企业便是有利于国家,从而把众多人民群体置于悲惨境地,放任社会公共服务的恶化,损害国家的未来。

  寻求应对拉美右翼保守势力的策略。2019年7月拉美左翼力量在墨西哥成立“普埃布拉集团”,包括巴西前总统卢拉和罗塞夫、巴拉圭前总统卢戈、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阿根廷现任总统费尔南德斯、墨西哥执政党主席等左翼政要,以及多个左翼政党领导人加入该集团。该集团提出“变革是进步主义”的口号,要通过“反思、行动和政治协商”,遏制拉美右翼保守势力的成长。2019年11月在古巴召开的第二届“争取民主反新自由主义团结反帝会议”通过最终声明,声援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国人民反对美国封锁、制裁和干涉,呼吁拉美左翼团结一致,遏制右翼上涨势头。拉美左翼政党的多次会议都强调,左翼力量需要加强团结,应对新挑战,为民主、正义、主权、平等而奋斗。

  拉美左翼与新自由主义的较量并未终结

  近20年来,新自由主义和反新自由主义两种力量在拉美展开了持续较量,这种较量还会持续下去。拉美左翼政府执政期间,强调国家在卫生、教育、金融服务、人民生活等领域发挥权威作用,把促进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减少贫困、消除社会不平等、促进就业等作为重要目标。但拉美左翼执政党替代新自由主义的效果并不理想。目前,委内瑞拉遭遇政治经济危机,玻利维亚左翼执政党下台,厄瓜多尔“公民革命”也宣告终结,替代新自由主义的实践探索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在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社会抗议面前,拉美地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近20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拉美国家产生一系列消极后果,民众最关心的贫困和不公平等问题长期得不到缓解,民众依然期盼通过修正新自由主义政策,来实现自身发展的可能。在拉美左右翼竞争的环境中以及社会抗议的强大压力下,不少拉美右翼执政党也不再坚持极端的新自由主义,而是试图对新自由主义政策进行修补和纠正,消除明显的消极后果。

  无论是替代新自由主义实践遭遇挫折,还是新自由主义政策遭遇抗议和阻力,都会推动拉美国家继续探索符合本地区和本国实际的发展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说,新自由主义和反新自由主义的较量仍会持续下去。


上一篇:拓宽古代文学研究的国际视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