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信息】 Message
刊名: 文学遗产
Literary Heritage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周期: 双月
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开本:大16开
ISSN:0257-5914
CN:11-1009/I
邮发代号: 18-266
复合影响因子: 0.547
综合影响因子: 0.263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文学遗产
创刊时间:1980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争鸣 >

欧阳灿灿:梅洛-庞蒂对索绪尔语言观的质疑

时间:2017-09-19 16:58:00

瑞士结构主义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认为,语言是听觉形象与概念的结合,语言也可从具体言语活动中抽象出来,形成普遍性系统。索绪尔着眼于把握语言共时性规律与结构的理论,对20世纪结构主义思想影响深远,但他的研究完全剔除了语言主体与语言实践,存在着人与语言、理论与实践割裂的明显弊端。法国现象学家莫里斯·梅洛-庞蒂则以身体存在论为基点,对索绪尔语言观进行了质疑与反驳,指出了语言与人的身体处境性存在的合一性关系,有力弥合了语言、主体及言语活动之间的分裂,极具研究价值。但学界多关注索绪尔语言论及其对西方思想界的深远影响,对梅洛-庞蒂的研究也大都限于其现象学理论,未对其语言观给予足够重视。

  梅洛-庞蒂否定索绪尔对语言与言语、共时与历时的生硬区分,认为语言如同身体一样,是即时动态存在的,与身体的生存处境紧密相联。梅洛-庞蒂的身体处境言语观体现在对索绪尔语言论的两个“任意性关系”的质疑中。

  质疑语言与世界是“任意性”的关系

  梅洛-庞蒂质疑索绪尔语言与世界的关系是任意性的观点,他认为语言是身体体验世界的一种方式,与其所处的存在处境具有一体性。索绪尔认为语言是符号系统,单个符号没有任何意义,符号的指称功能来源于它在系统中独一无二的位置,也就是它与其他符号的异质性,符号与世界之间是任意性的关系。但如果语言与其所指向的世界并无必然的关系,而只是标明事物的一种符号,那么为何面对同一个事物,指称它的不同语言的词语经常有数量多少及意义偏向的不同,也就是说语言对事物的兴趣点和关注点为何有很大不同?对于这些问题,德国哲学家卡西尔在指出“人是符号的动物”的同时,敏锐地发现“人的语言永远符合并可通约于某种人生的形式”,语言与人的存在境遇有着某种关系,但他并未深究,梅洛-庞蒂则从存在的角度深入阐释了语言问题。

  梅洛-庞蒂认为,语言实质上首先是活泼的日常生活的言语(parole),言语与存在、与世界具有同一性关系。他认为,言语有如身体行为动作,身临其境般地揭示了身体情境中的世界。例如,儿童学习语言与理解世界是同步的。儿童学习语言并不是从掌握词库或规则开始,而是依据具体处境灵动地表达。

  言语与世界的同一性关系还可从“失语症”病人的表现揭示出来。失语症病人能毫无困难地说出“不”这个词语来否定医生的问题,能用它来表示当前的和主观的否定,但在与情感和生活无关的测验中,病人却不能说出这个词语。病人并不是没有掌握“不”这个词语符号,那为何病人会时而想起时而忘记?梅洛-庞蒂认为,病人失去的不是某个词语,而是使用词语的某种方式。由于病人无法处在情境的世界中,失去了与周围世界的联系,或者病人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自如地进入一种虚拟的身体情境,他就无法想起与这个情境相关的某个词语。身体不是纯粹的血肉之躯,而是具有朝向世界、介入世界并与世界共同构成的处境属性。这种处境不是笛卡尔所理解的可分割物体如身体与外在某物的联合,而是身体与世界彼此相生的、不可分割的融合共存。身体以其独有的方式介入世界,世界也向身体呈现身体式的可把握性。生活世界中的言语不是指向世界的空洞符号,而是人们介入、体验世界的方式,也是一种身体动作,与具体的生存处境密切相关。

  之所以说言语是一种身体动作,是因为它是身体与世界的一种动态的、即时性、整体性的联系。由于言语与身体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在语言交流中,言语不是通过联想或类比推理以呈现所指涉的内容,而是就像一种他人的身体意向与行为寓于“我”的身体之中,直接被“我”理解。词语就像“我”的身体姿势一样,并不遵从条件反射的因果规律,它是所指向的世界与意义本身。换言之,给物体命名,就是理解并认识物体。

  言语与身体处境及身体体验的合一,并不代表不同语言文化对身体处境或身体体验的符号称谓必然相同。人们学习陌生的语言,不仅是掌握它的词库,更要理解该语言所牵涉的存在方式和存在情境。

  质疑语言与意义是“任意性”的关系

  梅洛-庞蒂质疑索绪尔语言与意义的关系是任意性的观点,他认为语言与其意义不可分离,两者具有身体情境意义上的一体性。尽管索绪尔承认“语言的本质即在于某一概念与某一符号的联系”,但仍认为语言是声音符号与概念的任意性结合,听觉形象和概念之间是一种完全任意的关系,某一声音形象与它所表达的意义之间的联系是不可论证的。而在梅洛-庞蒂看来,语言与其意义是无法分开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语言是人们体验世界的方式,即语言既为人们的体验指出了某种方向,还有效地把人们带入某种具有联系性、整体性的生存处境之中。语言的意义不仅仅是作为与符号结合的概念,它是建立在身体及其体验基础之上的人们对世界的理解与解释,因而也是处境性的,在某种联系中显现。这也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意义需要置放在语境中理解的根本原因。人们的言语行为发生在与其无法剥离的生存处境及具体的交流情境中,它的意义是所有情境关系的集结,也是存在处境的敞开。

  语言是人们体验世界的方式,与人的存在处境有关联,因此在言语的概念意义下有一种存在意义:“如果语言不表达思想,应该表达什么?它表达主体在意义世界中采取的立场,更确切地说,语言是这种立场本身。在此,‘世界’一词不是一种说法:而是意味着‘精神的’或文化的生活从自然的生活中获得了其结构,意味着有思维能力的主体必须建立在具体化的主体之上。”语言确立了主体在意义世界中的立场,这一立场主要是指语言所裹挟的生存场域的结构,尤其是身体行为与情感体验的倾向与模式。这种结构模式并非是抽象的思维模式,而是身体在日常生活中与世界打交道时所形成的身势与体验的基本氛围倾向与表现方式。梅洛-庞蒂也称之为身体在表现,身体在说话,身体经验是更为原始的结构与语言。正是语言与生存活动的这种关联,使语言的肌理中必然蕴含着一种存在意义。

  此外,语言的范畴意义也与身体处境有关。范畴活动在成为一种思维或一种认识之前,首先是与世界建立联系的一种方式。“颜色遗忘症”患者失去了把颜色归入一个范畴的一般能力,如无法根据指导语“蓝色”把所有蓝色的样本集中在一起,但病人并未失去有关颜色的词语,他们能说出示范颜色的名称,也能根据所标明颜色的名称对颜色分类。但为什么病人不能把相似颜色的样本归类呢?原因在于,对病人而言,每一个样本只是个别性的存在,他们局限于有限的实在事物,无法在一种整体性的知觉中把相似或相同的物体归纳在一起。他们虽然知道词语,但不能进行范畴活动,词语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无生命力的躯体。缺乏整体性的、联系中的处境性意义,词语似乎变得空洞,范畴活动也难以展开。而通过范畴活动得出的抽象思想,看似超越于生活世界之上,其实与某种具体的生活世界有着隐秘的、割不断的联系。故梅洛-庞蒂说,思想不在世界和词语之外存在。

  语言交流就是对身体处境的揭示与理解

  言语与意义的关系,就是身体行为与其揭示的存在处境的关系。交流不是认知或概念层次上的,而是对身体存在处境的理解。语言向人们展示意义,随即消失在意义之中,就好像身体把我们带入眼前的世界,身体却似乎消失在了世界之中。“正是语言把我们投向了语言意指的东西,它通过它的运作本身在我们眼前隐匿自身,它的成功就在于它能够让自己被忘却,并在语词之外为我们提供进入作者思想本身的通道,我们因此在事后相信我们是与作者不用说话地、精神对精神地联系在一起。”

  语言在向人们呈现词语时也在呈现意义,把人们从可见的声音符号带入不可见的意义情境之中。语言就像是活生生的身体,人们与之交流就像是在与另一个身体交流,在此过程中作为物质载体的身体及语言似乎已经消失,唯有彼此感性的、处境性体验的交流与对话。如此则满足了人们抵达不可见的、无限的彼岸世界的心理需求,“美感表达……夺走其经验存在的符号本身——喜剧演员的身体,绘画的颜色和画布,把它们带到另一个世界”。语言无法分割成声音形象加意义,一如艺术无法分割成媒介加美感。语言是人与某种情境世界的相遇,如果我们对这一世界毫无了解,就不可能理解语言。

  因此,语言不等同于物质符号的集合,其不仅是概念的组合,更是整体性的身体情境,它在语言交流活动中又以身体及其体验为桥梁,把这一情境揭示出来,就如身体行为暗示了身体的整体处境。从这个角度来看,语言与身体一样,也是隐喻性的。语言的隐喻性尤其体现在艺术作品中。艺术作品与科学分析著作显著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分析著作几乎只能提供作者“放入”的东西,而艺术作品则并不是透明地、完整地给出含义,它以暗示的、模棱两可的方式展示给每一个接受者。人们依据自己的身体体验去理解作品,通过作品语言的暗示进入虚拟的身体情境,在这一情境里丰富和重组身体图式,由此获得多姿多彩的个人性的理解和体验。这样说来,语言的暗示和隐喻性质是它具有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总之,笔者认为,梅洛-庞蒂语言观的核心是在世存在身体观。他把人的存在明确为身体性的存在,又巧妙地通过身体的关系性、整体性与情境性特征,使得身体突破有边界的、物质肉身的局限,与他人及世界联系在一起。从在世存在身体观来审视语言,语言不再是索绪尔所建构的凌驾于存在之上的形而上学体系,而成为动态的、具体化的、生成性的言语实践,与个体的在世身体性存在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果说索绪尔的语言学引发了20世纪结构主义与叙事学力图整体性把握人类社会与文化普遍规律的思想潮流,那么梅洛-庞蒂则从身体与存在的关系出发,为我们指出了重新理解存在与语言的另一条路径。


上一篇:陈艳风:沟通行动理论面临内在困惑
下一篇:最后一页